Kate Evak Fassy

冷锋过境:

几条关于气氛渲染的过程图
在lof上归个档

棉花糖要舔三下 (勋兴)

Im_always_hungry:

青青草原上来了一群狼
夜晚,在空旷的草原上奔跑,昼伏夜出,声震四野,听了令人毛骨悚然。狼嗅觉灵敏,听觉发达,最重要的是它们个顶个的帅气。
俨然是草原上的霸王

今夜,却有些不一样。狼群们欢聚在一起,化成了人形,欢庆最小的狼王吴世勋成年。
“成年了就要有更多的担当,以后担起管理狼群的重责!”
“喏~这张黑卡送你,以后买什么自己决定。”
“喂小子,以后有什么事儿跟你啵哥说!哥罩你。”
“A~wei~世勋长大啦,快找个爱人吧!kkk~”
“勋啊,哥又买了一辆小笨笨,一会儿带你看看,但是不是给你的哟!嗷嗷嗷嗷…干嘛扯我耳朵。”
“我又解锁了新的美食店,有时间带你去。”
“弟啊,我昨天找到一个巨巨巨好吃的叫棉花糖的人类食物,超甜超好吃!”
“……”

坐在一旁的吴世勋生无可恋地听着哥哥们在耳边一顿说,偶尔敷衍地嗯嗯几句。
什么?棉花糖?!
这听起来不错啊,立马竖起了小耳朵。
“钟仁!我们走!”吴世勋拉起身边的金钟仁就跑。
“诶诶诶,你等等,一会儿暻秀哥要我去他家看电影…我…我…”
“哼!重色轻友,还说带我去吃棉花糖,骗子。”
“就在那边啊,你走过去就能看到啦,自己去吧。”

吴世勋顺着金钟仁指的方向跑了,想着可口的棉花糖,心里美滋滋的。
“咦,这是哪里啊?”
小狼王每次出门都有哥哥跟着,这次自己一个人胡乱走着,没有哥哥们的指引心里还是会有一些害怕。但是转念一想,今天成年了!是男子汉,不能回头。
于是我们便看到了一个外表俊美气质高冷,内心却有些小小害怕的男孩子在草原上左顾右盼随意地走着。

突然一道白光射过来,小狼吓了一跳,变回了原型。他匍匐在地上,慢慢靠近那一团纯白色的不明物体,打算一探究竟。
五分钟…十分钟…十五分钟过去了,那团白白的物体一动不动。吴世勋疑惑地在旁边转来转去,用鼻子闻了闻有淡淡的香味。这蓬松的质感,淡淡的香甜,不就是钟仁说的棉花糖吗?!这么容易就被我找到了!耶嘿!
小心谨慎地伸出舌头,轻轻地舔了一下然后迅速躲到石头后面。痴痴地笑了,抑制不住尾巴疯狂地摇晃。这简直太美味了!棉花糖真好吃!
小狼心满意足一蹦一跳地跑远了,心中暗自窃喜,决定明天再吃一口棉花糖。

月光下的小白团轻轻地动了一下,露出两个小小的羊角。似乎是刚睡醒,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什么东西舔了自己一下,疑惑地用小蹄子摸了摸头
“什么吖~不要搞我咯。”

第二天,精气神十足的吴世勋向金钟仁炫耀自己昨天吃到棉花糖的喜悦。
“真的好甜吖!舔了一口就上瘾。”
“对吧!我就说好吃吧!”
“什么吖?咧咧也要吃。”
本想着带灿烈一起去舔棉花糖的吴世勋心里一紧,不行啊,那棉花糖只有一个,我自己都没吃够呢,怎么能给你。摇着头拒绝了。

晚上吴世勋谢绝了暻秀哥晚餐的邀请,在众哥哥们惊讶的目光中跑向了草原的另一边。搓搓手准备新一轮的舔棉花糖活动。

此时的小羊正迈着小短腿往同一个地方走去,抬头看看月光,很好。这个地方吸日月之精华,取天地之灵气,一定可以帮助自己早日幻化成人形的。关键这一片的草鲜美可口,吃完就睡乃羊生一大乐事。
呼噜噜吃完又趴着睡着了……
小狼哼着歌跑到了心爱的棉花糖旁边,还和昨天一样凑过去就是一顿狂舔,时不时用自己的小奶牙磨磨,高兴地一把抱住了眼前的白团子。你是我的!

动作太大惊醒了酣睡的小羊,小羊睁开眼看见抱着自己的居然是一头狼,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“你…你你…你干嘛吖?别吃我啊…呜呜呜”

小狼听见声音抬起头,看见毛绒团里睁开了一双懵懵的下垂眼,似乎还含着泪,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。顿时心中生出了粉色的泡泡,好可爱的棉花糖吖!嗷呜~用小肉爪抱着小团子的脸就亲了下去,mua~啵了好大一口。反射弧超长的小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脑袋不停地当机重启。

小狼勋帅气的抹了抹自己的头发,清清嗓子开口
“我叫吴世勋,是一只成年的狼!emm…昨天刚成年,你叫什么吖?”
“我叫张艺兴,I am the sheep。”
“哟吼,棉花糖你还会英语啊。”小狼抓抓脑袋,后悔自己当时不好好学英语,不过谁在意,重要的是他的棉花糖真!可!爱!
“那我明天还要来找你玩!要等我啊!”吴世勋说完头也不回地跑了。留下张艺兴独自在风中凌乱,昨…昨天舔我的也是这个家伙么?嘤…他怎么能这样,生气!

当天晚上,吴世勋就做了一个不可描述的梦。在梦里抱着他软软的棉花糖酱酱酿酿,小脸一红,醒了。也不管现在是几点,迈开步子就去金钟仁家哐哐砸门。眼睛都困到睁不开的钟仁强撑着打开了门。

“小狼崽子,大清早的干嘛啊。”
“啧…整天就知道困,还有点狼的样子吗?”
“你管我,你来干嘛?难道是…!”钟仁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小熊玩偶,紧紧抱在怀里“不可以!这是我唯一的玩具了,不能再给你了。”
吴世勋扶额“不是的哥,我来是问你棉花糖的事。”
钟仁一把捂住吴世勋的嘴
“我的宝贝弟弟啊,你可不能太贪吃,那玩意儿糖分太高,吃多了长蛀牙,其他哥哥们知道了饶不了我的。”
“是挺甜的,不过我想问你知道棉花糖是什么物种吗?我好像喜欢上它了。”
“!!!???物种?!它就是糖啊!”金钟仁眼前一黑想直接昏死过去,这个弟弟脑子没事儿吧。
“不是啊,它告诉我它叫张艺兴啊。”
“还会说话?吴世勋你是不是没睡醒?快回去再睡会儿,求你了,别再吓我了。棉花糖是那种插在小贩车后面白白的三块钱一个的甜甜白糖团子,你说的都是些什么啊。”
说完就把他一掌推出去,关上门准备睡回笼觉
什么嘛,莫名其妙。

小狼不知所措地站了一会儿,转身去找棉花糖本糖,打算当面问清楚。谁曾想找了一天都没找到棉花糖的身影,当初见面的草原,石头后面,小树旁边都没有。难道有谁吃了我的棉花糖?心里一下凉了半截,哀嚎着走到河边,定睛一看,这不是棉花糖吗?

傻傻地看着站在河边的小团子,它似乎心情不好,垂着眼睛嘟着嘴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悄悄地挪到了棉花糖旁边
“嗨!棉花糖,你在看什么吖?”
“我不是棉花糖!我是小羊!”被吓到的小羊哼了一声
“哦,咦兴,你不开心吗?”
“嗯…妈妈说我很快就会变成人形了,可是这么久了,怎么还是没有动静呀,哼卿”
吴世勋实在不忍心他的咦兴难过,一把将他抱在怀里,蹭蹭他的脑袋,说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话
“咦兴,我好喜欢你。”
“可是我是羊,你是狼。”
“这有什么!狼爱上羊啊,爱的疯狂~”
“……”
低下头亲了亲小羊的脸

砰~~
又是一道白光闪过,小狼怀里的羊不见了,在薄雾中走出一个精致的少年,和小羊一样的眉眼,嘴角微翘,抿出一个小小的酒窝。
吴世勋看呆了,确认了好几次,这就是他的小羊,然后开心地笑了。
“什么嘛,化成人形的魔咒居然是这个。”张艺兴气呼呼地坐在一边。一只手撸着旁边小狼的脑袋“你说以后我是人,你是狼,这没法相爱嘛。”
“那我陪你好了。”说完小狼摇身一变,变成了无比俊美的男子,满脸柔情地看着眼前的人。
“哇塞~世勋你怎么比我还帅啊。”伸手摸了摸那人的眼睛,眉毛,鼻子,一直往下滑过嘴唇。

“棉花糖,我试试到底是不是甜的。”

张口咬住了他的手指,张艺兴吓的把手缩了回去。吴世勋低下头捧起张艺兴的脸,凉凉的嘴唇贴了上去,轻轻地允吸,厮磨,像对待一件稀世珍宝一样慢慢舔着,直到最后攻城略地,夺取对方口里最后一丝空气。起初张艺兴有些抗拒,这样的吻来的太突然了,但是又招架不住吴世勋的温柔,自己也是喜欢他的吧。慢慢用手环住了吴世勋的腰,羞涩地回应着他的吻。

吻的太过投入,两人脚下一滑,双双跌坐在草地上。傻呼呼地看着对方笑,吴世勋把张艺兴圈在怀里,他的眼睛里仿佛有万千星辰,在这个冷清的夜晚照亮了自己的世界。
“艺兴,我爱你。”
“我也爱你,世勋。”

你是我一个人的棉花糖,只属于我一个。
真的,是甜的。


几年后,每次聊到这个话题张艺兴总是很生气

“为什么我的变身是亲三下吖!不公平!”
“应该是真心喜欢你的人亲你三下才行。”
吴世勋拉过旁边的爱人又亲了一下。
“都给你占便宜了,哼~”
“你看人家土拨鼠要打洞一百个才能变身,你这个已经很取巧了好嘛。”
“那你的变身不会也是……”
“不会啊,我们狼族想什么时候变就什么时候变,俗话说得好,有颜,任性。”
“吴世勋!!!”
“好了好了,宝贝我错了,不要生气嘛,我最近开发了新技能你要看看吗?”
“什么新技能?”
“就是…”
“世…世勋…你轻点…”

无论你是谁
无论你在哪
我都会遇见你
然后爱上你
你现在要做的就是
等我
然后我们永不分离

♪───fin────♪

我回来啦,谢谢宝宝们
食用愉快
以后也会努力产粮❤️

【勋兴】回家

peppermint:

写给DimpleSmileyEyes推文站的新年贺文


继子x继父


祝我爱的你们新年快乐❤️





为了能在新年到来前赶回家,吴世勋不得不在斯基浦机场转机。在阿姆斯特丹等待漫长的六小时,他逛遍了关外的所有店铺。这是在是一座巨大又美丽的机场,作为诞生地,随处可见乖巧的米菲兔纪念品,吴世勋在想要不要顺便顺便买一只回去送给那个人当纪念品。他甚至想,为什么不买一束漂亮的郁金香。机场礼品店里高大而美丽的荷兰小姐,天生的金到几近散发灰色光泽的好头发,骄傲地一把束在脑后,她看高大漂亮的吴世勋,莫名有亲近感,于是建议:买一束回去给女朋友吧?


听她这么说,吴世勋惊讶地望着她,继而腼腆地笑了。


女孩友善地继续向他展示:看,它们多美,“恩赐、名誉、美丽、祝福、爱的表白、永恒的祝福”,就像它代表的这么多美好的东西。


吴世勋变得感兴趣,他问下去:它的花语是什么?


“有好多,颜色不同意义也有区别,”女孩微笑,“博爱、体贴、高雅、富贵、能干、聪颖,还有我刚才说的那些。”


“哦,”她忽然想起什么,又冲吴世勋眨眨眼,“自然还有 ‘爱’。”


吴世勋也笑了,说:“那帮我包一束吧。”


女孩帮他精心挑了几支,包装成极美丽的一捧。


吴世勋就这样背着皮书包,胳膊上搁着这束花登机。


 


这一上飞机,又是结实的近十小时的飞行。不得不将花束放在地上的吴世勋,有些担心到北京时,他们会枯萎。


可是还好,飞机落地那一刻,它们不大精神,却还是一样鲜明美丽。


 


然而想象中可以将花亲手送给美人、继而自然地在机场拥抱的场景并没有发生。


“少爷。”


吴世勋认出来,这是那个人的助理。


“我帮您提行李。”


“我爸呢,为什么没来?”他问。


“老板今天办了晚宴,抽不开身,所以我来接您。”助手低头看了看表,又转而对他微笑。


因为风雪而临时取消了直飞的航班,吴世勋比预定到达的时间晚了半天不止。


接他的轿车也没有回家,而是直接驶去了晚宴会场。


吴世勋在宽敞的汽车后座脱下羽绒外套,就着里头的白衬衫换上旁边放好的西装。经历长途飞行,他不免感到疲惫,气色不是很好,可他这样的美男子,即使狼狈,也会散发不同于往时的迷人的魅力。


 


酒店豪华的大厅,一进门就看见站在几个十分体面的商人和随行的美人身边的,他的继父。


说是继父,其实认识他们足够久的人都知道,张艺兴是他母亲去世后,他爹“娶”进来的续弦。说是“继父”,说白了,就是“小妈”。可他爹去世也都十年了,那之后张艺兴把他们的家业壮大了不止十倍,渐渐地人们不再记得这段“戏剧化”的过去。


可吴世勋是很倔强的。


“艺兴哥。”他收敛表情,微笑走过去。


二十年过去,他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叫的“艺兴哥”,之后无论发生过什么,他都犟得死活不肯改口。


张艺兴也早就习惯了,看到他好像比什么都开心,朝他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
天,他笑起来时酒窝还是那么好看,弯弯笑眼好像会说话,比起上一次见面他好像又白了,辉煌的灯光下他温柔的面容好像透着光一般的晃眼。


“世勋,你回来了。”他快乐的朝他招手,示意他过去。


吴世勋知道,张艺兴这是要把他介绍给商业上的伙伴。


“给你们介绍,这是我们世勋。”


果然,他的“继父”从来没放弃过要他继承父亲留下的事业,即使他无数次的说过不感兴趣。


“是是是。”张艺兴总是这样笑着回应,面对他真心的笑容,酒窝总是偷偷跑出来,那时吴世勋还是少年,总觉得艺兴哥温柔的神情,是因为并没有把他的话当真。他总是拿自己当小孩子那样糊弄。


可是这一刻,艺兴哥扶着他的胳膊将他介绍给一些不认识的人,语气和神态都带着骄傲,吴世勋悄悄侧头,垂眼注视这样的男人,觉得张艺兴比任何时候都要神采奕奕。


“知道,在国外读书呢?”合作伙伴们笑,“什么时候回来帮你爸?”


总是这么忙,艺兴哥不记得上一次他回来时已经向朋友们介绍过了。


心想着他永远不会继承那老头留下来束缚艺兴哥的事业的,表面上,他保持礼貌的微笑,不置可否。


好像这样的自己在“继父”眼中,已经算是留了情面。张艺兴露出欣喜的神情,握住他胳膊的手不由攥得更紧。


那一瞬吴世勋几乎在心底哀鸣,身边这个将辛苦收在背后、总是只将好的面貌展现给别人的男人,来自这个人的示好,哪怕再微小,都能在瞬间攥住自己的心,令他心潮澎湃,为之沸腾。


尽管面对他积蓄了多年感情的表白,男人困扰地微笑,答他:“世勋,你不是认真的。”


他极力解释,他是认真的,从来没这么认真过,张艺兴也只是苦笑着摇头,当他是少年的心血来潮。


“世勋,再过几年你回头看,会觉得现在的自己好傻。”


他可能真是傻瓜,自父亲将二十出头的张艺兴带回家的那天,就爱着这个甜蜜的大哥哥的小傻瓜。


“不会的,艺兴哥,我真的爱你。”


张艺兴摇头:“我很老了。”


“怎么会,艺兴哥还这么年轻。”他着急。


艺兴哥却无奈而欣慰地望着他,柔软的手心贴在他凌厉的脸颊。


“世勋,我不能这么对你爸爸。”


吴世勋说不出话来。直到父亲去世之前,他也不知道,原来艺兴哥这样感激那个其实一直不是很关心自己的父亲。


因为突然变成两个人相依为命的状态,张艺兴会主动跟他说起自己一起的事情。怎样穷困潦倒,怎样落魄,怎样被吴世勋的父亲救起带回来,给他一个家。


“世勋,虽然你可能不同意,”艺兴哥知道自己一向和父亲不和,还是温柔地说,“但你的爸爸,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。”


吴世勋闷闷不乐,在寂静的夜将他抱住艺兴哥身子的手臂箍得更紧。


 


他分明感受到,随着自己长大,艺兴哥注视自己的眼神发生的改变。


他抽条长高,又练起了肌肉。家里某处坏掉了,他叫来管家,两个人就可以解决各种疑难情况。有一次家里的空调风扇突然坏掉,维修的人接了电话却一直没到。因为担心艺兴哥回到家不能马上吹到凉爽的风,吴世勋和管家翻出说明书,他让管家在下面扶着,自己爬上梯子去拆风扇。天那么热,忙到一身汗,在自己家也无所谓,干脆就脱了上衣,只穿一条宽松的裤子坐在离天花板很近的地方。


一旦沉入一件事就专心致志,这可能是他在艺兴哥对他的养育中自然而然培养起来的心性,维修终于有了进展,他抹着汗低头想跟管家说几句话,却发现,不知什么时候,在下面扶着梯子、仰头凝视他微笑的人,已经变成回到家来的艺兴哥。


“哥。”他低头,注视也跟着出了一头汗,莫名脸颊泛红的艺兴哥。


“嗯,世勋,”男人仰着脑袋,眼里泛着迷人的神采,“快下来,这样危险。”


吴世勋不置可否,听话地一步一步踏下来,最后一步,不知怎么滑了一下,失去重心的自己踉跄一步,张艺兴立刻紧张地上前扶住他因汗湿而滑溜溜的胳膊。


他们在震惊过后等待情绪的复苏,注视着彼此,几乎能听到互相的心跳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
有什么像要冲破喉咙,但吴世勋实在害怕,打破现状,究竟是好还是不好。


那一刻,他好像看到艺兴哥眼里的挣扎。


 


 


“我不会继承那老头的事业的。”离家之前,他曾绝情地这么说。


张艺兴伤心欲绝地望着他——父亲去世后的这几年,他为了将岌岌可危的帝国重新推上稳固的位置,累得要死要活,一身疲惫,满脸憔悴,可他双眼噙满泪水望着自己,因为自己绝情的话而伤了心的模样,依旧那么美。


“世勋,你要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吗?”男人脆弱地问。


吴世勋知道,倔强的艺兴哥只将脆弱的这一面展露给很少的人看。


可是……


“艺兴哥,我……我真的想去。”他也无奈。


他对那老头子的事业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,也憎恨这沉重的负担压得心爱的人喘不过气,不能放心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。


张艺兴一向对他心软。吴世勋知道,艺兴哥最终会放他走,放他去海外读艺术。因为那是他牺牲了自己的生活,也想要保证的——世勋的幸福。


 


很快,张艺兴被另外一拨人叫走,商量合作的事情。


吴世勋再次感到,艺兴哥真的是大忙人了,不再是那个总是在父亲不回来时陪在自己身边的亲密的哥哥。


落单的吴世勋站在那里,略显寂寞地低头喝香槟,已经是很美的风景线。


无忧无虑的富家女孩们马上围过去,问东问西。


“你就是张总的继子?”


“我知道,你就是他的继承人。”


“你还回来吗?你喜欢什么样的人?”


女孩们看着他,期待他的答案。


吴世勋体面地笑,眼神却已漫步经心地飘远,定格在和同僚们热烈商谈的张艺兴身上。


“我啊……”他低头,晃了晃酒杯,答道,“我自然喜欢,最漂亮,最有钱的那个。”


女孩们先愣住,接着才有人反应过来,娇嗔道:“呀,你好坏!”


“流氓~~”她们为吴世勋的答案兴奋不已,搔首弄姿,展示自己,注意不到美男子的眼神,从那之后就没从他的继父身上挪走。


 


跨年晚宴要在集体倒数迎接新年后结束,吴世勋在所有人的齐刷刷望着阳台外面天空中绚烂烟火的同时,悄悄溜到张艺兴身后,牵住他的手就把人拽走。


张艺兴吓了一跳,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就这样愣愣任他牵到隔壁早已人去楼空的小包间。


和阳台连成一片的落地窗, 艳丽的烟花照亮昏暗的天,也照耀进这间黑暗的房间。张艺兴低头,凝视坐在面前的吴世勋,两人脸上,一半被烟火照亮,一半沉在阴影中。


“世勋……”


话没说完,许久不见的继子一把抱住他的腰,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。


“艺兴哥,我想你。”


“世勋,”张艺兴仍低着头,欣慰地笑,“我也想你。”


青年开始情难自禁地揉他的后背。


“艺兴哥,还是我的吗?”


张艺兴好脾气地说:“世勋……你总要跟女孩子结婚,继承这个家。”


高大的吴世勋突然站起身,将张艺兴整个人笼罩在自己的身影里。


“我说过我不会继承任何东西,艺兴哥,”他固执,“我只要你。”


即使是一直和气的继父也开始试图推开他的胸膛,力量上却早已不是他的对手。


“张艺兴,你忘了我成年那个晚上你跟我做过什么了?”吴世勋忽地一手捏住张艺兴的屁股,一手扼住他的下巴。


“世勋,那是你……”温柔的“继父”露出求饶的神色。


吴世勋知道张艺兴要说什么,因为是会伤自己心的词汇,张艺兴放弃说下去……




带一点车的全文请点这里  👈






……身下柔情似水的男人却仍说:“世勋,以后你会觉得现在的自己好傻……”


“可能会吧。”吴世勋只好凝视身下汗湿、苦闷却又欲罢不能的脸庞。


他和艺兴哥,吴世勋不确定究竟是谁更没安全感。


“可艺兴哥一定也知道吧,”他埋头,吻住张艺兴,火热地唇舌翻搅,糊涂地说,“世勋一直是爱着你的小傻瓜。”


如果那样就能一直跟这个人在一起,吴世勋想,他毫不介意,一辈子都当这个人的傻瓜。


隔了好半天,身下的人才抬起手臂,环住他的肩背。艺兴哥的声音因为下身的摇晃而飘逸破碎,一丝不能名状的欣喜混杂着恐慌,像无奈的自嘲,却又像对情人衷情地倾诉。


紧搂着他,张艺兴委屈却又释然地说:“世勋,我比你还傻呢……”


那一刻,吴世勋想起他留在车后座、来不及送给艺兴哥的那束花。


原来并不需要美丽花束。他想得到的爱的表白,张艺兴已经给他了。






-fin-





影猎人:

《冒牌上尉》「2018·vol.345」

荒诞的故事,因一身制服所带来的绝对权力产生的一系列悲剧而充满讽刺与唏嘘。改编自真实事件,却戏剧性的让人害怕,逃兵主人公先是假扮一个上尉,却渐渐因获得的成就感和虚荣而进入了角色难以自拔,最终走向极端。在那个混乱的时期,任何疯狂的、看似让人难以理解的戏码无时无刻不在上演。


多欣赏一部电影,多体会一种人生。

获取本片、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,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「影猎人」(ID:yinglierenyingshi)

Norazhang12:

❤性感沈巍在线换装❤

画一个画面老是不满足,然后就会不小心延伸……

算是我满足私欲的沙雕漫画吧_(:з」∠)_


TTM带感了

子衿风祈:

今日份的沙雕图……

复联真是部商业片啊【第一弹】

第一弹  后续还有😂

最后两p之前发过  和合集一起重发一遍

禁转禁转  

授权找我私信  回复无效

文章归档

Terstok:

ID:Terstok
文章归档(随时更新)


完结:


美国队长:寻(电影向)【盾冬】短篇一发完


完整版


少不更事【盾冬/锤基】(现代半AU ABO)中短篇


NC17 破镜重圆 


1 2 3+4 5 6 7 8 9 10(完结)


美丽的坎斯内德【EC】(ABO 英国古典AU)长篇


贵族E X 中层C    奥斯汀式风格


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(上) 22(下) 23(终)


主宰者【锤基/盾冬】(现代 轻松)中短篇


商业伙伴 一见钟情


1 2 3 4 5(终)


曼哈顿男佣【锤基/盾冬】(富家公子锤X平民基 现代 HE)中短篇


1 2 3 4 5 6 7 8(完结) 番外


 


连载中:


玫瑰园【盾冬】(ABO 南北战争时期AU)长篇


北方军官盾 X 南方庄园少爷冬


1(上) 1(下) 2(上) 2(下) 3 4(上) 4(下) 5(上) 5(下) 6 7(上) 7(下) 8(上) 8(下) 9(上) 9(下)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(上) 16(下)


优雅的复仇【盾冬】(现代)中篇


万人迷盾 X 学霸冬  人物严重ooc 或涉及校园霸凌


1 2 3 4+5 6 7 8 9


缔结婚约【盾冬/锤基/EC】(ABO 城邦设定)长篇


联姻梗 叉基巴闺蜜组 三对CP不分主次三线并进 


设定+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


不露锋芒【盾冬】(双警察/上司盾X下属冬)中篇


古板并且占有欲极强的大盾+风流倜傥又带人妻属性的吧唧/谈谈情破破案


1 2


欲望之名【锤基】中短篇


ABO/NC-17/人物严重ooc/三观不正/切开黑的锤哥一枚


1 2 3 4 5 6


假意婚姻【盾冬】(现代 假戏真做)中篇


两个为了各自原因而结婚的陌生人开启了一段啼笑皆非的婚姻生活。


1 2 3 4


意外的爱情【叉基巴】(校园 轻松)中篇


玛丽苏小甜饼 狗血剧情 校园风 主锤基副盾冬EC


1


为了方便大家阅读 么么哒


PS:幸亏写的东西不多 不然整理起来就要废了TAT 跪拜那些大触

时刻勉励

不思量自难忘:

做了套励志表情包哈哈哈
喜欢一个人,就该为他变成更好的自己。
希望我们都能从如此完美的他身上汲取动力,将来有朝一日站在他面前骄傲得告诉他我有多喜欢你。
“你拯救了你自己”的梗来自图8,他真的太暖了呜呜呜!
原图来自水印,已获得作者授权改图。